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駕長安CS95 尋距離北京市區最近的抗日戰場

2017年06月23日 08:30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最近幾年,多家電視臺幾乎每晚都在抗戰。原本是個挺好的題材,弄著弄著,變了味兒,被人們嘲諷為“神劇”,實在令人遺憾。對于自駕游愛好者來說,與其把時間消耗給那些無聊的電視劇,還不如到昔日的抗日戰場,親身感受一番。我國對日作戰14年,戰場分布非常廣,尋找起來,并不算難。這里為您講述的,就是前不久我借試駕長安CS95的機會,在北京郊區尋訪抗日戰場的故事。

  北京在1937年7-8月,戰事連綿:盧溝橋事變、南苑保衛戰、南口戰役。

  抗日戰爭始于1931年的東北,歷時14年,與北京有關的,主要是發生在1937年7-8月的3件事兒,其中知名度最高的盧溝橋事變。如此說來,距市區不足20公里的盧溝橋,應該算作距北京市區最近的抗日戰場。不過,還有個比它更近的——南苑,距市區只有10公里左右。中國軍隊在這倆地方,都曾與日軍作戰,可我此次的尋訪,不是它們,而是北京市區西北方向、群山中的長城。因為,盧溝橋事變后1個月,中日兩軍13萬人,在這里打了一場真正的大仗,史稱“南口戰役”。今年是2017年,距南口戰役整80年。

  從“事變”發展成“保衛戰”,最后升級為“戰役”,緊緊相連,環環相扣。為了敘述清晰,從頭說起為佳。

  918事變后,日軍占領東北,為何北京也有日軍?

  有人以為,日軍占領東北后,向華北進軍,所以北京也有日軍。事實上,在盧溝橋事變發生的前幾年,東北日軍確實曾向華北進軍,我國軍隊沿長城布防,進行抵抗,史稱“長城抗戰”。那首《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就是戰后社會各界慰問軍隊時誕生的。

  至于華北地區的日軍,在中國可謂“歷史悠久”,它的源頭,是清朝時簽訂的《辛丑條約》,根據條約,日本政府成立“清國駐屯軍”,司令部在天津,兵力部署在北京、天津、塘沽、秦皇島、山海關等地。進入民國后,改稱“中國駐屯軍”。這就是北京豐臺駐有日軍的來歷。

  歷史照片:攻入南口的日軍裝甲兵部隊。

  從盧溝橋事變到南口戰役

  1937年7月7日,日軍主動挑釁,盧溝橋事變爆發,不過,這一階段的中日之間,處于打一打、談一談的局面,并沒有爆發大規模的戰斗。狡猾的日本人此時其實是一邊兒與我國談判,一邊兒往北京增兵,比如從朝鮮調來了20師團(來了沒幾天就回朝鮮了),還從本土調來獨立混成第1旅團和第11旅團(可能是本土,我不確定),以及第5師團。

  盧溝橋事變爆發20天后,日軍對我軍發出最后通牒,要求我軍撤離駐地,駐守北京地區的29軍理所當然地給予拒絕,南苑保衛戰隨即爆發。這場戰斗持續不足2天,便以我軍失敗告終。副軍長佟麟閣與師長趙登禹師陣亡,為紀念英雄,北京有2條街道,以他們的名字命名。

  日軍如此之快地將北京占領,中國政府必然有所警惕,隨即調兵遣將,向北京地區靠攏。兩軍終于在昌平區南口一帶,爆發了大仗。這一天,是8月7日,距離盧溝橋事變,剛好1個月(南口戰役爆發時間有好幾個版本)。從下表的歸納可以看出,1937年是日本全面向中國進攻的開始,這一年的7-12月,北方日軍從北京開始,打到太原,南方日軍則從上海開始,打到南京。

1937年抗日戰爭一覽(傷亡數字多為約數)

時間

名稱

主要指揮官(中/日)

參戰/傷亡人數(中/日)

7月28日

南苑保衛戰

宋哲元

香月清司

7000/5000

不詳

8月7-27日

南口戰役 湯恩伯 板垣征四郎

6萬/3.3萬

7萬/1.5萬

8月13日-11月12日

淞滬會戰

張治中

松井石根

80萬/33萬

20萬/6萬

9月11日-11月8日 太原會戰 閻錫山 寺內壽一

58萬/10萬

14萬/3萬

12月1-13日

南京保衛戰

唐生智

松井石根

15萬/5萬

20萬/1.2萬

制表:車訊網 http://www.64079992.com

       南口戰役——日軍兵分多路,最終在鎮邊城突破我軍防線。

  從下面這張戰役圖可以看出,日軍先是沿著京張鐵路(差不多就是今天的京藏高速)北上,在南口/龍虎臺一帶遭遇我軍攔截,日軍一方面繼續進攻,一方面分兵西進,實施迂回。西進的日軍兵分3路,分別在黃土嶺、長峪城、鎮邊城與我軍對陣,最終,日軍從鎮邊城西側防守薄弱的水頭長城,突破防線,直逼懷來(我方戰役總指揮在懷來)。此舉導致我軍背后受敵,只得撤退,持續了將近20天的南口戰役遂以我軍失敗告終。

  南口戰役失敗后,日軍繼續西進,隨后爆發了太原會戰(包括:天鎮戰役、平型關戰役、忻口戰役、娘子關戰役、太原保衛戰),最終,日軍在太原停住腳步,中日兩軍在華北地區的作戰,從此畫上一個句號。

  聆聽長官訓話,準備出擊迎敵的13軍將士。

  不可戰勝是神話——日軍損失也不小。

  南口戰役戰場東西連綿近50公里,雙方投入兵力13萬人。中國軍隊傷亡情況有幾個不同的版本,粗略估算約3.3萬人,但還有個似乎更為精確的數字:陣亡9703人、傷23989人,日軍方面,咱們的估算是傷亡約1.5萬人,日方數字我沒能找到。但有這樣一件事,似乎可以充當佐證——幾年前,我在日本廣島陸軍墓地,拜謁安葬在那里的4位中國軍人時(僅據目前所知,日本大阪陸軍墓地葬有6位中國軍人,廣島陸軍墓地葬有4位中國軍人),看到墓地里有第5師團第11聯隊的墓碑——南口戰役的主力正是這個師團。

  第5師團有4個步兵聯隊,第11聯隊是其中之一,根據墓碑上的內容,該聯隊于1937年在我國北方共陣亡615人。按通常的傷亡比例推算,該聯隊在華北地區傷亡總數可能是2500人,日軍一個聯隊大約3800人,如此計算,該聯隊傷亡率約66%。盡管這些傷亡不僅源自南口戰役,同時包括隨后的太原會戰,但我國軍隊的殊死抵抗,給日軍造成的損失之大,由此可見。

  ·歷史記憶——南口戰役參戰兵力·。

  南口戰役當中,我方主力是13軍,當時的軍長是湯恩伯。13軍在抗戰中,歷經多次戰役,比如,徐州會戰(最出名的是臺兒莊大戰)、武漢會戰、湘西會戰以及收復桂林之戰。至于日方的第5師團,又名廣島師團,是日本最早組建的7個師團之一,甲午戰爭中,該師團便在朝鮮戰場,與我軍對陣,抗戰中,該師團又先后與我軍70余個師對陣。

  時任13軍軍長湯恩伯(左二),在南口一帶視察地形。

  我方指揮官是湯恩伯,陸軍二級上將。在1941年之前的抗戰中,戰功卓著,可隨后幾年,不僅在戰場上慘敗,行政管理更是一塌糊涂,以至于被河南民眾諷刺為“四害”之一。湯恩伯的對手是板垣征四郎,日本陸軍大將。土肥原賢二、岡村寧次等人都是他的軍校同學。1931年他與石原莞爾策劃“九一八”事變。由于他積極參與了幾乎全部日軍侵華活動,戰后,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處死刑。

  順便說一句,湯恩伯與板垣征四郎打得熱火朝天時,蔣介石下令衛立煌率14軍增援。衛立煌率部乘火車抵達涿州,然后徒步穿越京西山區,在門頭溝千軍臺一帶,與前來阻擊的日軍20師團,爆發了戰斗。

南口戰役參戰兵力
  中方 日方
戰場指揮官 湯恩伯 板垣征四郎
參戰部隊

第13軍

第17軍第21師(李仙洲)、第84師(高桂滋)

第94師(朱懷冰)

第72師(陳長捷)

獨立第7旅(馬延守)

炮兵第27團

第5師團

第1混成旅團(酒井稿次)

第11混成旅團(鈴木重康)

第20師團之一部(川岸文三郎)

制表: 車訊網

       做完功課,該出發了。

«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全文瀏覽
本車相關
内蒙古时时彩宗和图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