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星爺自駕蔚領游記之 尋訪唐朝王陵(中)

2017年05月15日 00:00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從周到今,歷時3000年,最為輝煌的時期,當屬朝。那時的中國,以開放的胸懷、強盛的實力,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當時的已知世界。夕陽中的人們追憶曾有的榮光,自稱唐人至今。今年,2017年,是唐朝謝幕1110年整。駕駛旅行車,從北京出發,前往陜西,尋訪唐朝帝王的陵寢,我覺得是個很有意義的事兒。

  本游記分為3篇。上篇說到,我駕駛蔚領從北京出發,來到西安附近的蒲城,參觀了泰陵、光陵、景陵與橋陵。本文是中篇,記述了我離開蒲城,繼續往西的經歷。從蒲城往西進入富平縣,這里有豐陵、定陵、章陵、元陵和簡陵(一個縣擁有5座唐帝陵,非常難得),然后向南來到三原,這里有獻陵、端陵和莊陵。

  第5座:豐陵。

  從蒲城縣城出發,一路往西,豐陵在導航儀上有明確的標注,這段接近50公里,從地圖上看,有很好的公路相連,以為很快就能到。沒想到,實際耗時比計劃多了幾乎一倍。原因是修路——每次出游,我似乎都能遇到這種情況。其實修路本身無可厚非,怕的是看到這樣的牌子:前方斷路施工,請繞行。

  施工范圍有多大,該怎么繞。很少明確標注。當地人天天走,估計早已輕車熟路,算不得有什么不妥,但外地人呢?類似敷衍潦草的事兒,如果擱在清朝,也許能理解,但現在已經是現代社會,現代社會的標志之一,是許多事兒更加人性化,把人放在了比較主要的位置。不知在這方面,咱們什么時候能夠進步一些。

  由于不知道施工范圍,只能一點點試探,最終,我往北迂回了超過10公里,這段路走得并不輕松,最后的一段路,怎么看都不覺得是路,仗著蔚領底盤離地間隙成績不錯,冒險走過來的。

  豐陵的主人叫李誦,是唐朝第11位帝王。他在唐朝帝王中,有幾個特點,第一是當儲君長達26年(比起當儲君近60年的查爾斯王子,也許不算什么)。第二是在位時間最短,滿打滿算只有200天(如此短暫,以至于夫人們還沒來得及冊封,就直接晉級為皇太后、皇太妃了)——等了26年才干了200天,這隊排得,漫長不說,性價比忒低。

  李誦在位時間如此短暫,并非因為死亡,他是在那一年的夏季傳位給了兒子,次年1月才死去,也就是說,他還做了5個月的太上皇。

  事實上,李誦登基前就已經中風,失去了語言功能。其父臨終前,李誦同樣臥病在床,父子倆甚至都能見上一面。可因為他是太子,病成這個樣子,依舊登了基。有趣的是,這位皇帝雖然身患重病,可意志清醒,他重用了兩位大學士,實施一系列改革措施:1,廢除官市(官市是為皇宮采購的人,他們往往非常蠻橫,強買強賣,白居易的《賣碳翁》說的就是這類事);2,停止苛征(除正式稅收外,一切任意攤派被禁止);打擊貪官;4,抑制地方勢力。這4條中的前兩條,實際上是維護了民眾的利益,增加了普通人的收入。

  不過,打擊貪官與抑制地方勢力,觸動了官僚階層的利益,改革遇到阻力。最終,皇帝本人不得不在宦官的逼迫下,把皇位傳給兒子李純,負責改革的兩位大學士以及8位官員,全部被貶,史稱“二王八司馬”事件。

  歷史上的類似悲劇,舉不勝舉。電視劇上那種皇帝微服私訪、發現貪腐后立即予以鏟除的故事,只能是百姓單純而美好的想象,實際上,很多時候,鏟除貪腐只是一種手段,并非目的。因為,即使是皇帝,看似一言九鼎,也必須兼顧各方利益,做好平衡工作。

  豐陵地面遺跡并不多,它位于曹村鎮的正北方向,相距僅3公里。從地圖上看,陵后比較突出的一座山是虎頭山,后身還有一座山叫金甕山。

  第6座:定陵。

  下一座陵是定陵,導航儀規劃的路線是20公里。沒想到,走到距離定陵還有3公里時,柏油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土路——晴天時是土路,當時正在下雨,于是成為一條泥路。仗著蔚領底盤較高,我沿著泥路走了四五百米,但很快意識到不妙,前面的泥濘愈加嚴重,且有大面積的積水,這種地形任何一種輪式車輛恐怕都沒戲,除非履帶車。于是趕緊調頭。事實上,這幾百米路走過來的時候,就已近充滿風險,沒陷車只能說運氣好。

  匪夷所思的是,明明我是原路返回,走著走著,卻發現走到了與柏油路平行的另一條土路上——估計有個岔口我沒注意到。兩條路相距只有10米,中間是個水溝。看到前面有座水泥橋,橋兩邊鋪著石頭子,于是打算開車過去,回歸正途。沒想到,石頭子下面居然是極為松軟的泥,雖然靠著慣性沖上了橋,但速度已經衰減許多,下橋時,前輪陷入泥中,車子動彈不得。

  下車觀察,發現運氣還可以,起碼三分之二的車身仍在橋面上,用千斤頂支起車身,在泥中鋪一條路,就能脫困。正當我自救時,附近村里的幾位大媽,走過來看了一會兒,紛紛離去。不一會兒,她們返回時,每人手中都拿著一根木板。還有位老太太,估計是拿不動,拖著一根粗大的木板走來。接近著,一位大叔拿著鐵鍬,跑來幫我鏟平地面,鋪設木板路。由于這些援助,車子很快回到柏油路上。熱心的大媽把我領到院里,拿出刷子、毛巾、拖鞋、洗衣粉,待我清洗干凈,又招呼我進屋喝水。

  一連串的幫助,讓我感動不已。面對我的道謝,大媽的女兒輕描淡寫:別客氣,出門難免遇到難處,誰也避免不了。

  在村民的指引下,我才知道,往南迂回一下,可以全程沿著一條柏油路抵達定陵。

  定陵的主人叫李顯,是武則天的3兒子。大哥李弘與二哥李賢先后成為太子,但都死去,于是李顯被立為太子,待父親李治死后,這位太子繼承了帝位才1個月,就被母親武則天轟了下來,發配到湖北,15年后,又被母親召回,再次立為太子,7年后,李顯與弟弟李旦、妹妹太平公主以及數位忠心耿耿的大臣,發動政變,殺死武則天男寵張宗昌、張易之,逼迫武則天交出皇位。2天后,李顯二次登基。這件事在歷史上稱為“神龍政變”。

  李顯二次登基歷時5年多,可以用庸庸碌碌、無所作為形容。他的皇后韋氏及小女兒安樂公主,將其控制,皇帝形同傀儡。更要命的是,傳說媽媽伙同女兒最終將爸爸毒死——李顯到底是怎么死的,雖有爭議,但被親人毒死一說,頗為流行。

  無論李顯死因如何,他死后,韋氏與安樂公主偽造遺詔,立李顯的小兒子——16歲的李重茂為接班人,由于皇帝年雖小,由韋后掌管。這陣勢,明擺著是將最高統治權,轉移到韋氏家族,李氏家族自然會反抗。于是,李旦與兒子李隆基、妹妹太平公主,聯手發動政變,一個晚上的時間,把包括韋后、安樂公主、上官婉兒在內的主要人物,斬盡殺絕。

  政變之后,李重茂被廢,李旦二次登基,李顯葬入定陵。

  定陵位于富平縣宮里鄉三鳳村西側,以鳳凰山為陵——鳳凰山頂部造型圓潤,簡直是一座天然的大墳頭。山前的大石獅很有氣勢,但僅剩下一只。

  由于剛下完雨,到處泥濘,行走十分困難。看到我在泥中走來走去,一位大叔過來詢問,得知我的目的,便不惜弄得滿腳是泥,帶著我深入農田,指給我地面遺跡之所在。

  據這位大叔介紹,定陵此處以前有座石碑,與乾陵無字碑相同(碑上無字),但比它高,這塊碑有9米(此前有報道是四五米高),而乾陵那座只有6米(此處應有誤,乾陵無字碑是7.5米)。可惜的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當地造反派將其砸碎。大叔還告訴我,鳳凰山附近盛產石料,所以當地有許多石匠,唐18陵的石刻,大部分出于這一帶。

  文革期間毀壞文物的事兒,已經聽了太多,但并非所有地方都是如此。比如,拉薩附近的甘丹寺,是宗喀巴創建的第一座寺院,在文革中幾乎被徹底毀滅,而拉薩附近還有好幾座格魯派寺院,就沒有遭到這樣的厄運。再比如,唐18陵,有些陵的石刻保存基本完整,并沒有像定陵這樣被摧殘——什么事兒都往文革身上推,反正也沒有具體責任人,挺好。

  從石獅子所在地往南去,田野中有3座石人,據說是去年才剛剛被發現的。

  往西去的話,聽說還有發現不久的石虎與訓虎人,后者十分罕見,但道路過于泥濘,很難走過去看,只得留給下次。

  第7座:章陵。

  定陵西北方向直線距離3.6公里處,是章陵,這段路開車也不過7公里多。章陵的主人叫李昂。在本游記的上篇中,提到光陵墓主李恒時,曾說過,李恒死后,3個兒子陸續登基,排在中間的,便是李昂。這哥仨加在一起,共在位不足23年,李昂時間最長,是14年。中國歷史上,兄弟之間連續3次繼承帝位,極為罕見,其間的原因很簡單,宦官干預朝政所導致。

  李昂雖然被宦官擁戴上臺,但他有自己的思想,并不想做宦官的木偶。他曾試圖鏟除干預朝政的宦官,但沒有成功,參與大臣幾乎被殺光。此后的李昂心灰意冷,英年早逝。

  歷史評價這位皇帝:有帝王之道,無帝王之才。他很好學,讀書無數,也很勤政,且很節儉。但統治才能實在太差,最終只好以悲劇告終。

  章陵位于曹村鄉西陵村東側,陵山叫天乳山。這一帶地勢很平緩,天乳山很矮,且孤零零的,更像是個土坡,老遠就能看見。

  剛才說到豐陵時,提到地面遺存很少,章陵也是如此。據說,章陵與豐陵,是唐18陵中毀壞最為嚴重的。直到文革期間,章陵的墓穴還曾被再次開挖,遭到了又一次破壞。如今來到章陵,山頂附近有個很大的塌陷,有一個缺口可以進入,估計就是墓穴以及墓道。

  富平縣的5陵,已經看了3座,接下來還有元陵與簡陵。

«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全文瀏覽
本車相關
内蒙古时时彩宗和图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