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東風風度 - 東風風度MX5

開車去云南過年 駕風度MX5游西雙版納之一

2017年02月03日 00:00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車訊網 報道】  從吉林看罷霧凇歸來,老老實實在家陪老人過年之后,內心又開始躁動。趁著老板開恩,多放了幾天假,再次駕車出門——與上次前往東北相反,這次是前往西南,目的地云南。按照傳統,正月十五之前都算過年,所以,把題目寫成開車去云南過年,應該沒錯。

  從北京到昆明,有3條高速公路可走。其一是全程走京昆高速,沿途經過太原、西安、成都、西昌(下圖紅線),2700多公里。其二是沿京昆高速進入四川、接近廣元時,轉上蘭海高速等,途經遂寧、內江、自貢、宜賓、昭通,2600多公里,比方案1略微近一點兒(下圖綠線)。其三是走大廣高速一直往南,到長沙后轉上滬昆高速到昆明,大約2800公里。這條路沿途平原較多,相對好走一些。

  第1方案與第3方案我已經走過好幾次,所以這次選擇第2方案。為的是看看沿途的五尺道、觀音故里,以及自貢燈會,尤其是后者,過年氣氛甚濃,是與哈爾濱冰燈齊名的盛會,一南一北,交相輝映,值得一看。

  我所熱衷的自駕游——串糖葫蘆。

  時常被問,北京到三亞要開車幾天?北京到拉薩要開車幾天?這個問題的答案,因人而異——每個人駕駛的可持續性不一樣。以我本人的駕駛能力,3天可到三亞。但我很少這么做。因為,如果直接前往某一目的地,開車不見得一定劃算。油費加上高速費,每公里通常得1.2元左右(平原地區保持90-100公里時速,每公里成本約為1元),以此計算,北京到昆明往返就得6400元,此外,2600多公里,一天肯定開不到,中途至少住宿一晚,食宿費用大約400元。倆人同行,人均3400元。而平日折扣情況較好時,往返機票2400元足矣。這么一看,開車還多花了1000元。不過,每逢公共假日,機票折扣往往很不樂觀,就拿春節期間來說,北京到昆明往返恐怕得4000元,這時候開車就劃算了。盡管如此,一口氣把車開出去2600公里,開車的人累,坐車的人更累。所以,我很少長途奔襲,而是喜歡一路走、一路看,把沿途N多平時不大可能專程前往的“小地方”,來個一網打盡,就像做糖葫蘆,把散落在四面八方的一個個“點”,串成一串。這樣一來,收獲就多了,也劃算了。

  這次開的車——東風風度MX5。

  這次開的車,依舊是剛剛上市不久的東風風度MX5,春節前,開著它跑了趟東北,恰逢那幾天降溫,早上零下35度,中午在有太陽的情況下-25度左右。低溫沒有給車帶來絲毫不適,在覆蓋著冰雪的鄉道上,它的表現也不錯,一點兒問題都沒出。從東北回來再往西南,沿途以山為主,走到云南最南端的西雙版納,迎接我們的將是盛夏。3周之內,從零下35度到零上35度,南北往返9000公里,想想都覺得是一件很刺激的事兒。

  空間足夠大——風度MX5的優勢之一。

  如今的SUV大概有兩種風格,一是車尾處車頂下滑,呈流線狀,這種風格或許好看些,但后排座頭部空間可能變小,尤其是后備箱空間被壓縮;另一種風格是車頂保持水平,這樣的設計可以保證車內有足夠大的空間。風度MX5屬于后者,它的后備箱空間很寬敞,2個28吋行李箱放進去,再加上一個小包,依舊顯得空空蕩蕩。究竟是注重外觀,犧牲內在,還是講究實際,追求務實,每個人的選項可能不一樣,我本人選擇后者——重看不中用,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兒,我實在接受不了——這也是我始終不喜歡轎車的原因。

  如果買車只是為了上下班用,偶爾在假日里到郊外走走,來輛轎車挺合適,如果希望車子能派上更多用場,轎車就有些勉強了,無論是空間,還是通過性,它都遜色于SUV。

  出京——北京到西安。

       北京到西安里程最近的路,是石家莊-太原-臨汾-韓城-蒲城,可這段路中的石家莊到太原之間,貨車居多,經常出現行車不暢的情形,不如走石家莊-邯鄲-輝縣-洛陽-潼關,后者全程位于平原,貨車也少一些,只是公里數稍多,高速費也隨之多一些。眼下石家莊與太原之間的京昆高速已經建成,它與昔日的石太高速平行,有兩條路在同一個區間,起到分流作用,可能會好走一些。

       西安、漢中一帶,已經去過多次,就在半年前,還剛剛全部探訪了4條秦嶺古道,所以,這次出行,這一地區未作停留,直奔四川。不過,在西安之前,一路上看到的,十之八九都是北京牌照的車,畢竟,這條路上的古城、大院,以及周邊的黃河,都是很有價值的游覽地。過漢中不久,進入四川,正值假日期間,路上的車輛十分稠密,每個服務區里,都停滿了小車,有些甚至進入服務區都得排隊,加油站前更是排起長龍。看到這種情形,每次加油,我都從某個出口駛離高速,加油、休息之后,再回到高速上。如果只是加油,從駛離高速到駛回,最多15分鐘,比在服務區里排隊強多了。

       進入四川、接近廣元的時候,離開京昆高速,轉為往南,路上一下子安靜了,剛才身邊還有大把的北京牌照的車,現在全沒了,看來都是去成都的。

       蒼溪——紅四軍渡過嘉陵江的地方。

  這段路上,有蒼溪和閬中,都是我打算停留一下、看一眼的地方。蒼溪是廣元市下面的一個縣,以雪梨和獼猴桃著稱,可我想看的,是城外的一座小山:西武當山。

  這山原本因道教聞名,后來增加了紅軍的內容——紅軍長征時,紅四方面軍在此渡過嘉陵江,為了紀念此事,如今山上修建了紅軍雕像。

  中國工農紅軍當中的紅四方面軍,起源于湖北,實力一度非常大,堪比位于江西的紅一方面軍(中央紅軍)。1935年,在國軍的圍剿中,紅四軍往南進入四川,來到蒼溪,在此與川軍作戰,勝利渡過嘉陵江,前往川西。

  如今,當年作戰與渡江的地方,被稱為紅軍渡。紅四軍從這兒跨過嘉陵江后,在川西與中央紅軍會合,一起過了草地,但隨后領導人張國燾認為應該南下而不是北上,率部脫離中央紅軍,掉頭再一次跨過大草原——張國燾此舉并非沒有理由,他的紅四軍有8萬多人,而當時中央紅軍只有2萬多人,也許正是憑借著這個資本,張國燾甚至自己成立了一個“黨中央”。當然,張國燾南下的計劃最終失敗,紅四軍第3次跨過草地,與中央紅軍會合,最終來到陜北。原本強大的紅四軍,因此變得一蹶不振,更要命的是,隨后紅四軍奉命西征,幾乎全軍覆沒。殘存部隊后來整編成八路軍129師,領導人是劉伯承與鄧小平,這個師的指揮部遺址保存很好,在邯鄲西邊的涉縣。再往后,129師變成了中原野戰軍(二野),1949年后演變成成都軍區。

  蒼溪縣城位于嘉陵江畔,景色不錯。嘉陵江發源于秦嶺,流經1300公里后,在重慶匯入長江,它是長江支流里流域面積最大的,兩江匯合處的朝天門,是重慶市區很熱鬧的地方。

  閬中——中國有3個滕王閣。

       離開紅軍渡,傍著嘉陵江一路往南,沒多遠便來到閬中。它是南充市下面的一個縣。許多人來到閬中為的是看古城,可我想看的是滕王閣。

  唐朝的李世民有個弟弟叫李元嬰,因為封地在山東滕州,稱為騰王。這人與宋徽宗有一定的相似之處——對藝術特別感興趣,且造詣較深。他在滕州修建的亭臺樓閣中,有一座叫滕王閣。后來李元嬰被調到江西南昌,于是誕生了第二座滕王閣,詩人王勃筆下的滕王閣,就是這座。其中,“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成為千古絕唱。

       到了李治時代,李元嬰被調任閬中,他在城外的玉臺山上,修建了行宮,后人將這里稱作滕王閣。

  歷史上的建筑已經基本無存,眼下的這座“滕王閣”,是新近修復的。

  但在這一帶,確實保留了一些古跡,比如這座石質的唐塔,8米多高,保存的很完整。

  李元嬰的眼光很不錯,他選中修建行宮的地方,位置很棒,面對著嘉陵江,俯瞰整個閬中市區。

  正值春節假期,玉臺山上下、閬中城內城外,一片沸騰,猶如北京地壇迎春會。

  只有這個畫面,才讓我想起這里是四川——悠然、淡定、會享受。其實以前北京也有許多茶館,也能享受到這份恬靜,可后來全沒了,如今北京的茶館,已經成為奢侈品的同義詞。

  駕車穿越閬中市區,無意中看到一個牌子——巴巴寺。忽然想起,這是伊斯蘭在中國一個很重要的古跡,于是轉彎進去看。

  巴巴寺建立于清朝康熙年間,是伊斯蘭教創始人默罕默德第29代裔創建的,這人被譽為伊斯蘭教嘎德林耶派首位來華傳教的祖師。

  巴巴寺的大殿屋頂造型很有特色。這座寺據說是陜、甘、寧、青的穆斯林們前來朝拜的地方。我到的時候,正好是禮拜的時間,聽到大殿里傳來整齊的誦經聲——穆斯林每天要做5次禮拜,分別是早上、中午、下午、黃昏和夜里,當然還有具體的時間。

  離開閬中,回到高速公路,下一站,將是遂寧,那里是觀世音的故里。

«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全文瀏覽
本車相關
内蒙古时时彩宗和图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