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北京汽車 - 北京汽車20

重走白求恩之路 在太行山感受北京汽車BJ20

2016年12月05日 00:00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車訊網 報道】雖說13億中國人不可能都知道白求恩,但我相信多數人聽說過這個名字,他的故事在小學課本里就有。由此看來,白求恩的故事家喻戶曉,這句話應該不算夸張。可真正走訪過白求恩故事發生地的人,恐怕不會太多。借著試駕北京汽車BJ20的機會,我來到抗戰時期的晉察冀邊區,沿著白求恩犧牲前十幾天中所走過的路,進行了一番實際探訪。

       當我計劃這次旅行時,有人嘲諷:你怎么把一個說車的欄目,弄成革命教育了?事實上,我對政治沒什么興趣,但白求恩的觀點與為人,我覺得很崇高,值得尊敬。比如,他認為醫療中不應有盈利。這恰恰是今天并非少數的醫療界人士,極力回避的話題,也正是造成廣大民眾看不起病的直接原因。

  白求恩的脾氣據說很不好,很難與人相處,但我發現,即使到了今天,如果在一個庸才云集的團隊中想賣力干活,往往就會被孤立,得到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負面評價。

  有人爆料說白求恩也曾去逛妓院。我覺得,一個自身條件優越的西方醫生,能在中國最艱難的時候,主動前往中國最艱苦的地區,幫助咱們、拯救生命。單憑這一點,咱們怎么感恩都不過分。

  何謂晉察冀邊區

  盧溝橋事變之后,抗戰全面爆發,經過長征來到陜北的中國工農紅軍,于1937年8月,被民國政府改編成“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20天后,番號又改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但不知為什么,“八路軍”的稱謂一直傳承下來。尤其是華北一帶的民眾,幾十年后仍然習慣說“八路軍”,盡管八路軍早已變成解放軍了。

  八路軍下屬3個師。其中,115師在師長林彪、副師長聶榮臻的率領下第一個渡過黃河,進入戰區參戰,在山西平型關打了個漂亮的伏擊。這場后來被稱為“平型關大捷”的戰斗結束后1個月,也就是1937年10月,115師分兵,林彪率大部向山西南部開拔,聶榮臻率部分兵力留在山西北部,創建了晉察冀抗日根據地,也就是晉察冀軍區,又過了幾個月,還成立了晉察冀邊區政府,開設了銀行,發行鈔票。

  晉察冀指的是山西、河北與察哈爾,現在已經消失的是察哈爾,新中國成立后,這個省被內蒙古、山西、河北分了,昔日的省會張家口降為地級市,北京的延慶過去也是察哈爾省的一部分。

  晉察冀邊區的范圍,東界大致是是今天的京滬高速,西界是大同-太原一線,南界是德州-石家莊-太原一線,北界是張家口-承德一線。抗戰中,共產黨還創建了許多根據地,比如晉魯豫、晉綏、鄂豫皖,等等,大大小小20余個,聶榮臻創建的晉察冀是第一個。所有根據地政府都采用33制,意思是由共產黨、左派人士、中間人士共同執政,共產黨只占三分之一。

  抗戰中的西方人

  抗戰時期,前來援助的西方人并不少見。比如,美國國家安全局的前身——軍情八處及“美國密室”創始人雅德禮,在抗戰爆發后不久,被戴笠聘請到中國,為中國破譯日軍密電碼,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就開始從事破譯工作,被譽為美國破譯之父。至于帶著幾百架戰斗機和數百名志愿者來華與日軍直接作戰的陳納德,更是聲名遠揚。

  幫助共產黨抗日的西方人也不少,大都是醫生。比如,在中國服務了一輩子的美國醫學博士馬海德、德國醫生米勒和奧地利醫生傅萊、被聶榮臻稱為“八路軍外籍戰士”的燕京大學英國教授林邁可,等等。在南方的新四軍,則有一位名叫羅生特的奧地利醫生,他一直為中國服務到1949年,回國后,曾希望再次來華,但因種種原因未獲批準。

  最出名的,要數白求恩。這位加拿大醫生,得知中國抗戰爆發,通過國際援華委員會,組建了醫療隊,于1938年1月動身,3月抵達延安,8月來到五臺山,被聘為晉察冀軍區衛生顧問,1939年11月犧牲。在晉察冀服務的15個月里,白求恩建立了模范醫院(今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并參與衛生學校的創辦(今吉林大學白求恩醫學部),為八路軍培養了大批醫務人員,還數次親臨火線,救助傷員,最終不幸感染,在河北省唐縣黃石口村去世。

  抗戰時期,共產黨軍隊里的西方醫生不僅僅是白求恩一位,除了剛才說到的馬海德、米勒、傅萊、羅生特,還有美國人理查德·布朗。下面這張照片,是他與白求恩、賀龍在山西嵐縣的合影。

  下面這張圖,是白求恩在晉察冀的活動路線。整個晉察冀雖有許多城市,但八路軍的活動區域,幾乎全是偏僻之地。尤其是八路軍的后勤部門,比如兵工廠、被服廠、醫院、學校等,為了安全,都位于大山的最深處,有些村落,至今仍不通公路。所以,探訪抗戰遺跡,并不是一件很輕松的事兒。第一是需要有耐心與野外生存能力,第二是需要有輛通過性好的車。因為:1,有些遺跡沒有明顯的標識,得需要打探、尋找;2,不通公路的地方就得靠步行,步行路線沒有明確的指示,得靠打探與衛星定位;3,通公路的地方,實際上也是羊腸小道居多,爛路居多,底盤低的車,走起來實在費勁。

  尋訪白求恩臨終前的最后一段路,是6年前友人老普告訴我的,這個愿望一直縈繞在心頭,但因故一拖再拖,直到上周,得知有一次試駕北京汽車BJ20的機會,1988年起成為北京汽車車主的我,第一反應是:該出發了。

  第1站:北京——孫家莊。

  小時候就學過:八路軍在摩天嶺作戰,白求恩帶著醫療隊上前線,在距火線只有幾里路的地方展開醫療救護,由于隆隆炮火的震動,白求恩不慎割破了手指,感染病毒。由于上述場景被八路軍攝影師吳印咸拍了下來,記憶深刻。

  友人老普告訴我,白求恩做手術的那個小廟找到了,在淶源縣王安鎮孫家莊。但是,周圍沒有摩天嶺。查看地圖得知,最近的一個叫摩天嶺的地方,在孫家莊東北方向,直線距離23公里。另一個摩天嶺就遠了,在蔚縣境內,孫家莊正北方向,直線距離超過50公里。據說,當時日軍是要修筑張家口往南,前往淶源一帶的公路,此路一旦建成,對晉察冀邊區威脅較大,于是,八路軍派出部隊,打擊日軍的筑路部隊,摩天嶺一仗,就是因此發生的(下圖為遠眺摩天嶺,但此戰是否在這里,有不同觀點)。

  事實上,當時白求恩正打算回國籌辦醫療器械與藥品,面對即將到來的秋季掃蕩,他決定推遲行程。10月27日,應晉察冀軍區一分區司令楊成武的指示,醫療隊來到孫家莊,對從摩天嶺撤下來的傷員實施醫治——前些年有個電視劇《無限生機》,劇中說到,如果醫生前往事發地實施搶救,生還率能大幅提升。醫療隊呆在后方醫院,等著擔架隊把傷員送來再醫治,醫生得到了安全,但傷員的情況就不樂觀了——白求恩差一點就能安全回國。

  孫家莊是個緊靠著河流的小村子,村子最北面有個微型小廟,醫療隊把臨時手術室就安置在了小廟中。現在,小廟旁邊蓋起了一大排房子,看上去剛剛落成不久,可能是打算弄個紀念館吧。

  當時,這座小廟周圍沒有圍墻——類似這樣的小廟在這一帶很多,都是這么一間小屋子,門前通常還會有座影壁墻。

  雖說白求恩設立醫療點的地方,距離摩天嶺還有相當一段距離,但此地北邊3.5公里處就是王安鎮,鎮上有日軍據點。估計是日軍看到了八路軍的擔架隊,于是追了過來。孫家莊與王安鎮之間,有個銀山口,擔任警戒的八路軍在山口處阻擊日軍,醫療隊急匆匆完成任務后,趕緊撤退,白求恩就是在這時不慎割破了手指(下右圖是割破手指的情景)。

  上面這兩張圖對比來看,可見當時小廟周圍沒樹,路的走向也有些變化。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此地一個小小的劃傷,竟然要了白求恩的命。這一天是1939年10月28日,15天后,白求恩去世。

«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全文瀏覽
本車相關
内蒙古时时彩宗和图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