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從橫須賀到東京 日本單人自助旅游記錄之一

2015年12月23日 00:00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車訊網 報道】由于便捷的交通、安全的社會環境,以及無處不在的漢字,采用自由行的方式在日本旅游,是件非常愉快的事兒,您可以由著性子四處走走,隨心所欲——我就是這么做的。2周時間,從東京往南,一直走到北九州的鹿兒島,收獲頗豐。在這兒用7篇追記,把旅程中的見聞與感受,與大家分享。

從橫須賀到東京 日本單人自助旅游記錄之一

  前往日本的旅游團很多,團費基本上是平均每天1000塊錢,7天團7000元左右,8天團8000元上下,當地消費另算。光看價格,還能接受,但內容基本上大同小異——東京的淺草、銀座,大阪的古城、影城,再加上京都和奈良的寺院。一向不喜歡約束的我,對這種程式化的東西不感興趣,雖然自由行的機票、住宿和車費可能貴一些,但我寧愿如此。沒想到的是,15天后一算賬,包括簽證、機票在內的總花費是1.5萬元,正好日均1000塊,與團費水平一致,不過,這里還包括了購物——照相機、當地各色食物以及一大堆紀念品。如此說來,價格很劃算,只是沒有導游,唯有自學。

  因為電影里經常有句“巴卡壓路”,它便成為我唯一會說的日本語,但這句話在旅游時根本用不上,如果真要是用上,也就是遇到大麻煩了。不過,語言不通并沒有給我的旅游帶來障礙,日文里的漢字實在太多了,多到有種根本沒出國的感覺——盡管發音咱聽不懂,但只要您認識漢字,就可以單身一人、自由自在地走遍整個日本。

  就這樣,信心滿滿地,辦了個簽證,買了張機票,出發了。我的旅行路線是:北京-東京-橫須賀-鐮倉-東京-名古屋-京都-奈良-伊勢-新宮-大阪-神戶-姬路-岡山-廣島-下關-長門-佐世保-長崎-鹿兒島-太宰府-博多(福岡)-北京。

  出發前一天,從早到晚都在忙于工作,直至晚上11點,才騰出工夫,整理行李。由于打算多跑一些地方,為了行動便利,只背了個小小的雙肩背,幾件換洗衣服、一個照相機、一個ipad,再加上護照和現金,構成了行李的全部。最為沉重的裝備是單反相機,沒想到,到日本的第3天就罷工了,不得已,只好又買了一個,早知如此,還不如不帶呢。這些東西里,最重要的是ipad,里面裝著已經下載好的日本地圖,導航就全靠它了,此外,遇到有免費Wi-Fi的地方,還能靠它與家人聯絡,上網看看新聞,順便在朋友圈里發幾張照片,得瑟得瑟。

  第一天:北京到橫須賀。

  飛機起飛后,朝東南方向,在塘沽上空進入渤海,然后途經威海,1個多小時后,看見了朝鮮半島,在仁川附近進入半島,橫跨韓國之后,飛越日本海,但這時候我睡著了,醒來后已經在名古屋與東京之間的上空,沒看見是從什么地方進入的本州的。北京距離東京的直線距離只有2000公里,大致相當于北京到廣州的距離,飛行時間也差不多,3個小時。

在首爾南部飛越韓國上空。

  日本主要由4個大島構成——本州、四國、九州、北海道,小島就太多了,據說有7200多個。全國土地面積37.8萬平方公里,人口1.2億。這個面積與我國相比,最為接近的是云南省(38.3萬平方公里),但云南省的人口只有4300萬,可以想象,日本是個人口非常稠密的國家。

  日本是個東西比較短,南北特別長的國家,僅以4個大島來看,最北端與咱們的哈爾濱差不多,最南端已經與上海處于同一緯度了。上海也許是我國大陸距離日本最近的地方,從上海到日本的長崎,直線距離大概是800公里左右,比上海到北京還近了一點兒。

日本是個細長條,分為北海道、東北、關東、中部、近畿、中國、四國和九州。

  因為旅游簽證只允許停留15天,從北海道到北九州——日本4大島的最北端到最南端走一趟的愿望難以實現,只能選一些我感興趣的東西看看。在近代史上,日本曾有一段與中國相似的經歷——白種人蠻橫侵入,以武力要挾,迫使日本簽訂條約,開放國門。46年后,這些不平等條約被修改,日本開始與西方國家平起平坐。與我國不同的是,日本居然為入侵者修了一座紀念碑。所以,了解日本,首先應該從這座紀念碑開始,這座碑位于橫須賀的久里濱。于是,日本之行的第一站,定在了久里濱。

空中看東京,富士山似乎近在眼前。

  通關時,雖然有長長的隊伍,但移動速度很快,恐怕要歸功于數位身穿制服的人,一方面進行著卓有成效的調度,一方面逐個幫助排隊的人們,整理通關所需的文件,從而縮短了每個人在柜臺前停留的時間。后來發現,日本全國幾乎任何一個出現排隊的地方,包括快餐店,都會有人過來打招呼,幫你做些準備工作,比如填寫表格、點餐,等等。

  因為事先已經買好了日本鐵路公司(簡稱JR)的通票,在通關后,隨即來到JR服務柜臺,激活通票。當得知我的第一站是久里濱時,服務員拿出一張地圖,在上面詳細標注了換乘站、以及應該換乘開往何處的列車——從機場到久里濱,需要換乘3次。

日本的軌道交通非常發達,乘坐極為便利。

  令我沒想到的是,服務柜臺的旁邊,往里走幾米,便是前往站臺的閘機。而此時距離移民局的通關柜臺,只有幾十米——如此之近的距離,估計會讓我國同胞感到有些不適應——咱們的公共建筑比較注重體積,越大越好,世界第一實在做不到,也得做個亞洲第一,或者是中國第一,最次也得是本省之最。就這樣,從走出機艙算起,45分鐘之后,我便坐上單軌電車,離開了羽田機場。

  從羽田機場發出的這趟單軌電車,最終與JR山手線相連,山手線環繞東京一周,全長34公里,與北京二環路的里程差不多,游客在東京要去的大多數地方,幾乎靠它都能實現。但我此時并不打算進入東京市區,在濱松町下車,換乘前往橫濱方向的列車。

只要認識漢字,就能完全靠地圖,乘坐火車或地鐵。

  在又一次換乘之后,歷經2個多小時,來到了久里濱。在谷歌地圖上量了一下,車站距離我要去的紀念碑,直線距離只有1.4公里,決定步行前往,為了更仔細地看看沿途的大街小巷。從車站出來不久,又有一座車站,它是京急線的久里濱站。日本的鐵路除了規模最大的JR,還有許多規模不等的私營線,京急線便是其中之一。

  車站周圍的道路上,有許多店鋪,店鋪的規模都很小,構造簡單,五花八門的商品掛滿了店鋪內外,以廉價品居多,頗有些北京金五星的韻味。

久里濱車站周圍的道路上,有許多店鋪。

    幾分鐘后,店鋪消失,全變成居民房了。在其中的一條路上,左手是如同北京回龍觀那樣的5層板樓,右手是一座座獨立的小院。板樓前有個牌子,標明這里是公務員宿舍,小院則是普通人家的住宅,每個院落的占地面積都差不多,建筑模式也比較接近,都是2層小樓,一樓看上去更高一些,二樓似乎比較矮,樓與院墻之間,十分狹窄,有的干脆用陽光板徹底覆蓋,小樓對著院門的地方,凹進去一塊,用作停車。院落雖然非常狹窄,但基本上都有綠色植物,且大都不僅限于盆栽,而是高高的樹木。

久里濱的公務員宿舍。

居民的住宅,大都是2層小樓,院內面積不大。

  20分鐘后,來到海濱,目的地到了:一個不大的公園,里面有座紀念碑,還有個紀念館。紀念碑上的題詞是當時的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寫的:“北米合眾國水師提督伯里上陸紀念碑”——也就是說,美國海軍是在這里第一次登上日本國土的。在網上,時常看到有人把美國寫成米國,想不到這種寫法早就有了。美國歷史上有兩位叫佩里(或譯為伯里)的名人,全都是海軍,第一位是個海軍少校,在1812年美英戰爭時抵抗英國軍隊而聞名,現在的佩里級護衛艦,就是為了紀念他。第二位是個將軍,1853年率領美國艦隊來到日本,迫使日本與美國簽訂了不平等條約,打開日本的國門。

北米合眾國水師提督伯里上陸紀念碑。

  在日本歷史上,佩里來到日本這件事,被稱為“黑船來航”。當時來日的美國艦隊其實只有4艘軍艦,規模不大,但卻令日本人第一次見識了鐵甲戰艦,這4艘船上有大炮63門,而日本陸地上防御用的岸炮,只有20門。佩里將軍趾高氣揚地在久里濱這個海灘上踏上日本國土,向德川幕府轉交了美國總統的親筆信,要求日本開放通商口岸,并送了些電報機、火車模型等,日本人因此驚呆了,他們沒想到世界上還有如此先進的國家——在此之前,他們只有2個老師和模仿對象,最早是中國,后來是荷蘭。

  不過,允許外國船只進港,登陸、居住并進行貿易,與當時日本制度不合,不答應又怕美國人動用武力,掌握實權的德川幕府只好答應商議商議,約定次年再談。第二年春天,佩里帶著戰艦又來了,這次直駛橫濱,德川幕府與美國終于簽訂了《日米和親條約》,允許過往的美國船在下田停泊,上岸購買補給品并居住,隨后,英國、俄國、荷蘭等國陸續與日本簽定了類似條約。

美國艦隊當年是途經非洲、印度,再到新加坡和香港,然后抵達日本。

  3年后的1857年,德川幕府在下田與美國簽訂了第2個條約,開放長崎、橫濱、神戶、函館、新瀉;江戶和大阪兩地通商,美國擁有上述地區的居住權,并建立領事館,承認領事裁判權,通商自由,關稅由兩國協商制定。隨后,英國、俄國、荷蘭、法國也陸續簽約。

  主權的喪失,令人們沮喪不已,隨后,日本中、下層武士展開了“尊攘”運動——“尊王攘夷”的意思,這句話源于春秋時期齊桓公的“攘夷狄以尊周室”。1860年,浪人刺殺美國使館翻譯,1862年,燒毀了英國在江戶的領事館,1863年,在下關炮擊過往的美國商船和法國、荷蘭軍艦。幕府對此進行了鎮壓。不過,英、美、法、荷四國17艘戰艦,僅用3天時間占領下關,日本最終以承諾不再修建炮臺、優待過往船只、賠款了結此事。通過這次戰爭,使“尊攘”派認為,只有振興工商業、擴大貿易、自主發展之后,才能與西方抗衡,盲目排外只能吃虧。于是,他們放棄了尊攘,改為倒幕。掌權280年的德川幕府,由此退出歷史舞臺,失去權利數百年的天皇,重新掌握了權利,我國同胞非常熟悉的“明治維新”,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1853年,美國東印度艦隊司令官佩里率艦隊來到日本。

這個海灘,就是當年美國人第一次踏上日本的地方。

  回憶這段歷史,不難發現,與我國的歷史頗為相似——日本有“尊王攘夷”,咱們有義和團“扶清滅洋”;日本有四國聯軍進攻下關,咱們有八國聯軍進攻北京,當然,結局也差不多:撤防、賠款。

  面對西方國家的強大實力,日本人分化出2派:德川幕府主張日本國體尊貴,不容外族入侵,堅決抵抗。另有一些人認為,通商是大勢所趨,若自不量力,貿然抵抗,就是盲目排外,應該開國,通過貿易生產,輸入近代科技文明,謀求國家的開化,統一富強。事實上,類似爭論在當時的中國同樣存在,不一樣的是,日本選擇打破國禁,向西方學習,30多年后,便發兵進攻朝鮮,繼而進攻中國。

  為入侵者樹碑立傳,紀念至今,正是源于人們認為,由于佩里和他的戰艦,日本才能比較早地結束愚昧,進入現代

距離登陸處不遠,不僅有紀念碑,還有一座紀念館。

首次來到日本的美國軍艦是黑色的,黑船在日本成了一個特定稱呼。

橫須賀車站。日本多數車站都很小,進出極為方便。

橫須賀車站附近的民居。

  回顧這段令人唏噓不已的往事之后,走回車站,搭乘火車,在黃昏時來到橫須賀。此時,天已全黑,并開始下雨,沒想到這個月份還會下雨,沒帶雨傘,好在外套是防水的,冒雨走出站,沿著一條小街走了幾分鐘,來到事先定好的旅館,住下了。

«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全文瀏覽
本車相關
内蒙古时时彩宗和图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