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抵達終點 星爺與新海馬S7行走滇緬路之十一

2015年09月28日 00:00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車訊網 報道】從瑞麗口岸進入緬甸,隨即來到九谷,忠實地沿著滇緬公路繼續南行。翻過最后一道山梁,臘戍出現在眼前,終于,我按照抗戰時期的路線,走完了滇緬公路的全程。

  從丙察察回到瑞麗

  接近察瓦龍的時候,接到電話,得知可以進入緬甸了,毫不猶豫地放棄了丙察察,調轉車頭,趕往瑞麗。想到幾年來的心愿即將實現,這一路上,心情格外舒暢。尤其是回到潞江壩時,因為沒有探訪計劃,第一次把海馬S7開上了高速公路,由于是山區,公路限速有時是120公里/小時,有時是80公里/小時,只好根據變化不斷調整巡航定速,輕松地向瑞麗馳去。

海馬S7在時速80千米時,發動機轉速僅為1600轉,這是省油的關鍵。

  不過,杭瑞高速在這一段并沒有全部完工,在接近龍陵的鎮安時,就得離開高速公路,回到320國道,過龍陵,接近芒市的時候,又有高速了,沿高速公路開到畹町,再次下高速。由于路途耗時比計劃縮短,抵達芒市時,看時間還早,加上車載電腦提示該做保養了,查看了一下車聯網,附近就有一家4S店,于是,在它的引導下,來到海馬汽車在芒市的4S店,做了個保養。

路過芒市,在海馬汽車的4S店做保養。

  海馬S7的換機油保養,有全合成機油與半合成機油可選。我選的是200多塊錢的半合成機油。更換機油和機濾速度很快,從頭到尾20分鐘不到,工人順便還檢查了輪胎、蓄電池、懸架,等等。

  時常做購車咨詢的節目,發現有人只關注是否買得起,很少關注是否養得起。事實上,汽車在使用過程中,需要定期進行各種各樣的保養,更換機油、機濾是最基本的,此外還有空氣濾芯、空調濾芯、燃油濾清器、變速器潤滑油、火花塞、正時皮帶等,也需要定期更換。至于輪胎、蓄電池、雨刮片、剎車片、剎車盤,則需要根據使用狀況,不定期更換。認識一位公司職員,月薪3000多元,靠父母贊助買了輛30萬元的車,我問她,是否想過養車的花費,因為她買的那輛車,光是一對兒雨刮片,就得1400元。而每次更換機油、機濾的例行保養,也得千元往上。所以,我的觀點是,汽車只是個工具,為了虛榮而給自己套上經濟枷鎖,實在不是明智之舉。畢竟隨著見識的增多,有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懂得這一點,如果您買輛自認為很牛的車,卻為了節省停車費而絞盡腦汁,所獲得虛榮立即被打了狠折。

除了更換機油、機濾,還檢查了輪胎、懸架等。

  做完保養,繼續前往瑞麗,進入瑞麗市區,已經臨近黃昏,直奔中國銀行買美元。緬甸對待外國人比較嚴格,外國人住宿必須在指定的旅館,并且必須支付美元,部分旅游景點的門票也得用美元支付,更為奇葩的是,他們對美元要求極為嚴格,必須是某個年份之后的,而且不能有絲毫的折損——猶如咱們國家90年代以前的樣子,當時咱們曾要求外國人消費時,必須支付人民幣外匯兌換卷,而不是普通的人民幣。這種“外匯卷”是外國人入境后,兌換外幣得來的,表面上它與人民幣等值,但實際上,它能在一些特殊的商店,買到普通商店買不到的東西。所以,在黑市上,1塊錢兌換卷能兌換2塊錢人民幣。我結婚那年,憑著兌換卷買了不少東西,而這些東西直到今天還在使用,質量真好。

  按每天住宿費30美元計算,我覺得兌換400美元應該夠了。營業員訓練有素,一聽我是要去緬甸,立刻在一大堆美元里左挑右選,把最新、最完整、最光潔的美元撿出來,小心翼翼地遞到我手中。我則將其安放在早已準備好的信封里,然后放入一個文件夾,最后把文件夾放入背包里最穩妥的一個夾層中。

  在瑞麗的姐告出境

  瑞麗口岸位于市區南側5公里的地方,那地方叫姐告。在傣族地區的地名中,帶有“姐”、“勐”、“芒”等字的特別多。當我如約來到口岸,緬甸方的人已經在口岸等候,把護照還給我,然后開始過關。在中國這邊,邊防人員檢查了一遍,蓋章,出關,往前走幾步,進入緬甸方的海關,連個人影都沒有,只見幫我辦手續的緬甸方人員,在一個大本上,登記了護照號后,讓我簽字,然后,就沒然后了,過關完畢。看來,真是早已打通好了。

過關前,看瑞麗口岸。

過關后,進入緬甸,回頭再看。

  整個的口岸縱深很短,從中國到緬甸,全長至多100米。就這樣,1分鐘以后,我站在了緬甸的大街上。左右看看,路面很殘破,摩托車、三輪車還有破舊的汽車,占滿了大半個路面,一群人站在路邊,等待著生意,旁邊還有幾個簡陋的飲食攤子。這幅情景,跟咱們某個偏僻的小鎮,完全相同。此地叫木姐,是緬甸的一個鎮,鎮子的核心位置,沒在口岸處,而是在口岸東側1公里的地方。

過關后看到的緬甸街道。

過關后看到的緬甸街道。

  前往九谷找滇緬路

  事先,我已經下載了緬甸地圖,并把它裝進了導航儀。此行我的目的是滇緬公路,而滇緬公路與眼前這個口岸無關,抗戰時這里還沒有口岸呢,滇緬公路是從畹町出境的,我必須首先前往畹町口岸對應著的地方,從那里開始行走,這才是真正完整地行走滇緬公路。畹町口岸所面對的,是一個叫九谷的小村子。距離木姐將近30公里。用了不到1小時,就抵達了。前幾天,我是站在畹町往南看九谷,現在,是站在九谷往北看畹町。

前幾天,站在畹町往南看九谷。

今天,站在九谷往北看畹町。

    特意走到那座抗戰時期的滇緬公路橋上,我要從這里,把之前中斷的旅途接上,并從這里,走向滇緬公路的終點:臘戍。

滇緬公路的鐵橋,我要從這里,把中斷的旅程接上。

  九谷的地形與畹町基本相同,也是處于一個略帶傾斜的山坡上,街道范圍還算不小,一些店鋪掛著中文標識,有家店鋪里的電視,播放的是中央電視臺的節目。站在街上,看到一排房子的空檔處,正好能看見畹町,于是舉起相機要拍,旁邊有個人跑過來:別拍,那是賭場。仔細一看,原來鏡頭正前方一個不起眼的屋檐下,有群人圍著個大桌子。

畹町對面的九谷村。

  在九谷村街道的盡頭,回頭看,畹町背后的黑門山一覽無余,起碼比畹町\九谷高出了數百米,顯得很偉岸,像一道巨大的屏風,成為小鎮的靠山。東面比較低的位置,是滇緬公路翻過此山的埡口,也就是1944年,中國遠征軍從龍陵一路打過來,在中國境內與日軍展開最后一仗的地方。黑門山之仗打完,日軍便退入緬甸,他們事先已在九谷修筑了工事,借助工事繼續抵抗,中國遠征軍在美國空軍的協助下,正面強攻外加左右迂回,日軍終于守不住,這才又往南尋找山巒做防線去了。只要讀一讀撰寫嚴謹的滇西抗戰書籍,我相信,您八成會對日本人贊不絕口,盡管在70年前,他是咱們中國的敵人——稱贊的,當然不是日本人在中國的燒殺搶掠,而是他們的頑強意志和認真做事的風格。從龍陵到畹町,壩子占多數,山巒只有3道,而且不算高,但日軍借助這3道山,對中國遠征軍進行了頑強抵抗,使得中國遠征軍在拿下騰沖、松山、龍陵之后,又費了很大勁兒,耗時2個月,才把日寇逐出國門,收復滇西。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1942年,當日軍沿滇緬公路進攻滇西時,如入無人之境,輕輕松松,前后沒用幾天時間,就拿下了整個滇西。而當時,滇西加緬甸,共有10萬中國軍隊。

在九谷村,回頭看,畹町背后的黑門山一覽無余。

只要有加油站或收費站,就會有小販推銷。

  在中國軍官的回憶錄中,描述這段歷史,基本上都是3個內容。1,地形于我不利,天氣于我不利,再加上瘴氣、蚊蟲、潮濕,使得攻擊萬般艱難。2,戰斗極為慘烈,硝煙四起,火光沖天。3,他人指揮不當,應該這么、這么辦,才是最合理的,可他卻那么、那么辦,以至于慘遭失敗。

  類似這樣的文字,您一定感到很眼熟。我甚至懷疑,它會不會是我們一直以來的某種傳統——今天一些公司也是如此,遇到問題先把自己劃出,永遠是別人的過錯,自己永遠光榮、偉大、正確。自駕游也不例外,10多年前,某人撰文說京西某谷,道路極為難行,勝過羌塘,然后就是大段大段的煽情描述。閱后不解,我走過藏北羌塘,北京郊區居然有勝過它的路?于是跑去看,大失所望。就是一條稍微窄點兒的路,當地老鄉開著殘破的小面,一天走8回。還有位特別出名的記者,走了趟青藏公路,回來寫文章,把109國道描寫的艱難無比,一個個高海拔的山口令人到了窒息的邊緣,上千公里之內很少有餐館與旅館,總之,能沿著它走到拉薩,實在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壯舉。可實際上呢,青藏高原本身就是高,您到了高原上,再看那些唐古拉山之類的,猶如站在故宮后門看景山,并不覺得高。青藏公路的沿途供應也沒有問題,只要有足夠的錢,標準的4星級旅館都有。走過數次青藏公路之后,我的感覺是比北京的安立路好走多了。

  今天,我們如果僅僅以勝利者的姿態,紀念那場戰爭,而不是從中總結經驗、汲取教訓的話,恐怕我們永遠無法真正進步。因為,我們壓根就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弱點。一味陶醉于戰爭的勝利是無益的,其實我們沒有勝利。所有理智的人們,都清楚地知道,如果沒有美國的持續支援以及在太平洋戰場的節節獲勝,如果沒有蘇軍對日宣戰,日軍何時能向中國投降?

  能投身于那場戰爭,拿起武器抵抗日軍的,毫無疑問都是真正的英雄,老兵們的壯舉永遠值得我們敬佩、尊重。如果用老兵們的光輝,試圖遮掩國家存在的問題,我認為是錯誤的。問題得不到揭露,經驗就無法總結,我們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進步。這問題與誰是執政者并無直接關聯,它是我們這個國家世代遺傳下來的。

«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全文瀏覽
本車相關
内蒙古时时彩宗和图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