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國門前停滯 星爺與新海馬S7行走滇緬路之九

2015年09月25日 00:00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車訊網 報道】  在畹町得知,打算駕車出境的話,得去瑞麗辦手續。于是,興沖沖地去了,結果令人失望。此前聯絡的各種渠道,陸續反饋了消息,全部是否定。從昆明到畹町,沿著滇緬公路忠實地一路走來,最終,卻在國門前,被迫止住了腳步。

 

  畹町看歷史

  距離畹町口岸200米的地方,有條風情街,街口的建筑很漂亮,往里走,看到一家“民國客棧”,居然是抗戰時期的中央銀行,于是選擇在這兒過夜。客棧墻壁大都用火山石裝飾,大堂里擺著幾十年前的留聲機與收音機,一個仿古的大喇叭,用若有若無的聲音,播放著懷舊歌曲,營造出的氛圍很有特色。

畹町街上,昔日的中央銀行。

銀行舊址已經改為民國客棧。

舊址內部——陳列品與旅館前臺。

哥倫比亞4號留聲機。

坐在房間門口休憩。

民國客棧門前的環境很好,極為幽靜。

周圍到處是綠色,很是養眼。

舊輪胎也利用起來。

沿街邊的店家,布置了石桌、石凳,供客人坐下來吃吃喝喝。

與1941年曾教授所見不同,如今這里的物價比較低廉。

小餐館里的菜單。

這一帶,炒飯似乎是最常見的,8-10元一盤。

  畹町原本是個市,滇緬公路在此出境。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周恩來數次訪問緬甸,其中有一次,就是從這里步行過橋,回到中國的。那時候,瑞麗還遠遠不是今天這般繁華。大概是因為畹町所處地域較為狹窄,瑞麗由縣升市后,畹町降為瑞麗的一個區。從那以后,畹町口岸顯得有些默默無聞了,瑞麗的口岸開始熱鬧起來。

  畹町的對面是緬甸的九谷,畹町與九谷共同處于一個不算寬的山谷中,北邊是黑山門,對面緬甸的山不知道叫什么,站在畹町背后的山往南看,距離對面的山大約1公里多,不足2公里的樣子。基本上是一家一半。

站在畹町背后的山上往南看,腳下是畹町,對面山腳下是緬甸的九谷。

畹町與九谷之間是畹町河(圖中有樹處),總寬約2公里的山谷,兩個國家各占一半。

  事實上,放棄畹町口岸,開發瑞麗口岸,如果僅僅是因為地勢狹窄的話,也不見得就是足夠堅實的理由,因為,畹町與九谷之間,越往西越寬,到了混板鄉一帶,已經有好幾公里的寬度。放眼望去,都是農田。對面的緬甸也是如此。當然,瑞麗的地勢更為開闊,它的口岸所在地叫姐告,對面是緬甸的木姐,也是個不小的鎮。

  自從開發了瑞麗之后,畹町失去了往日的繁榮,游客與商人們都直奔瑞麗了,畹町最多也就是游客到此一游的地方,來去匆匆,能呆上2個小時就不錯了。事實上,畹町值得一看。

畹町雖小,可看的東西卻不少。

距離口岸百米處,有條街很有特色,名為邊關文化園。

街上有家遠征軍紀念館,展覽了一些當時的軍用裝備和老式汽車。

往山上走,有座院落,是為了周恩來訪問緬甸回國,路過畹町而修建的。

  它的口岸實在太小了,小到有些不像話,與大名鼎鼎的滇緬公路似乎有些不相稱。由于畹町河很窄,更像是條溪流,所以畹町橋很短,就在畹町大街的旁邊,汽車一拐彎,幾十米的距離,便跑到緬甸去了。抗戰時期的橋還在,它與順濞橋結構基本相同。橋已經停止使用,中心位置豎著個牌子,告訴大家這就是國境線。橋頭中國一側,是個小小的紀念園,有個大石碾子,紀念修建滇緬公路的艱辛,還有些文字與圖片。我覺得,在橋頭綠蔭下、小溪旁,再來個茶館或咖啡館就更好了。

滇緬公路上的畹町橋。

畹町街頭。

  鐵橋的旁邊是座鋼筋水泥橋,現在正在使用中。橋頭站著幾位武警和海關人員,時不時地有車開過來,他們會檢查車輛,而車上的人進到旁邊一個屋子里,辦理相關手續。我觀察了一下,很簡單,一兩分鐘就完事,然后駕車過橋,進緬甸了。

畹町口岸,藍色拱形建筑是現在的畹町橋,緬甸一方有車排隊,即將進入中國。

畹町口岸大樓。

  最近幾天,一直與事先聯系的3家公司保持聯系,其中一家猶如石沉大海,先前的信誓旦旦,早已化作天邊云彩。另一家始終含糊其辭,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猶如昔日朝堂上訓練有素的老臣。第3家的言辭時常讓我對自己的理解能力產生懷疑,尤為令人敬佩的是,他們能做到每次提供的信息全然有別,自相矛盾。

  于是,自己跑去詢問海關人員,可否駕車進入緬甸。他們告訴我可以,填個表就行。但首先得有邊境通行證。這個證需要到瑞麗公安局外管科辦理。

  聞聽此言,立刻心潮澎湃,我仿佛看見前途一片光明。當時已近黃昏,我決定在此住一晚,明天去瑞麗公安局。那天晚上我很興奮,在一家露天的小餐館里,喝到半夜。憧憬著后天拿著證件,回到這里,駕車越過國境線,繼續沿著滇緬公路,向終點前進。最近幾年,重走滇緬公路的人不少,尤其是今年,粗粗一數,已經有好幾家媒體進行了類似報道。但時至今日,尚未看到有任何一個人,從昆明出發,完全按照抗戰時期修建的滇緬公路,從頭走到尾的。我用了10多天時間,已經從昆明走到畹町,除了極個別的路段沒走之外——比如已經淹沒在水下的功果村那一段,可以自豪地說,我已經嚴格按照1941年曾教授的《緬邊日記》,忠實地將滇緬公路國內段,行走了一遍。

  現在,只差緬甸境內的滇緬公路了。我即將大功告成。

  其實,此次旅行還有個計劃,一旦駕車進入緬甸,我還希望繼續往南走,沿著1942年中國遠征軍的行軍路線,先是走到東吁(同古)。然后再到仁安羌、曼德勒、密支那,等等。

緬甸是個南北很長,東西較短的國家。

  同古是中國遠征軍所達到的最南端,距離當時的緬甸首都仰光,直線距離至少還有200公里。當時,英軍已經從海岸線節節后退,戴安瀾的部隊曾在同古與日軍打過一仗。沒過多久,日軍實行迂回戰術,首先進攻臘戍,切斷了滇緬公路,導致中國遠征軍全線崩潰,最終,一部分部隊往西去了印度,一部分部隊往北,穿越人跡罕至的緬北山區,回到中國。后者在穿越過程中,損失巨大。如果可能,我想完完全全地駕車把遠征軍撤退的路線,以及1944年緬北反攻的路線走一遍。因為,國內段的遠征軍行軍路線,與滇西各個戰場,2013年我駕駛海馬S7已經徹底走了一遍,就差境外的了。

  這其實是個苦差事。

  且不說境外,單單在滇西,2年前那次行走,就頗費周折。為了尋找某個戰場遺址,為了需找某個墓地,經常需要在山地間、田野中,反反復復地搜尋。由于我是單人駕車,徒步翻越高黎貢時,人家是這邊上去,那邊下來,我卻還要原路返回,因為車還在那邊。雖然辛苦,但很有收獲。就在我駕駛海馬S7出發前不久,曾收到一份邀請,主題是重走遠征軍之路。單看標題,興奮的我差點蹦起來。細看,發現全程只有5天。疑惑之余,打電話問,原來人家是飛到騰沖,駕車從騰沖走到松山,再走到芒市,然后坐飛機回家。這叫什么重走遠征軍之路呀。整個一個玩跳棋。

  這么多年,我的習慣是要么不去,去的話,就得玩的深入些。如果時間不允許,我寧可放棄,等到以后有機會再說。我不愿意因為時間倉促,而來去匆匆。

«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全文瀏覽
本車相關
内蒙古时时彩宗和图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