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二維碼

車訊網 值得信賴的汽車媒體!

當前位置:車訊網 > 試駕 > 正文

保山到龍陵 星爺與新海馬S7行走滇緬路之七

2015年09月18日 00:00 來源:車訊網 作者:夏星
分享到:

  【車訊網 報道】從保山到龍陵,滇緬公路與320國道在一起的時候不僅非常少,而且相距比較遠。對于尋訪抗戰腳步的我來說,這段路是滇緬公路的高潮所在。不僅因為這段路與漾濞縣到功果村那段路一樣,基本保持著抗戰時期的原貌,更主要的是,阻擋日軍進攻腳步的惠通橋,讓中國軍隊吃盡苦頭的松山,都在這段路上。《我的團長我的團》、《滇西1944》講述的故事,便是以這一帶為背景。

  保山到龍陵的路況介紹

  下面這張示意圖,是保山到龍陵的路線。紅色線是滇緬公路,深黃色線是杭瑞高速公路,淺黃色線是320國道。粗略一看,可能會覺得滇緬公路似乎更近一些,320國道有些往北繞。可實際上,從保山到龍陵,320國道的里程約為108公里,滇緬公路的里程約為140余公里。1941年的曾教授,記錄的里程是169.8公里。顯然,還是320國道更近一些。這是因為,滇緬公路在中途穿越的怒江峽谷,這邊下山,過江后從那邊上山,單單這一個上下,就消耗了69公里,而兩山之間的直線距離,估計也就是10公里。

  從保山市到水長鄉

  1941年3月,曾教授一行于早上9點9分出發,行車170公里,在下午16點17分到達龍陵,之所以這么快,是因為連午飯都沒吃。在《緬邊日記》里,曾教授寫道:出城后,公路很好,12公里過朱家屯,壩子走完,隨后是相當平的丘陵,不到2公里,開始爬山。山的下半段樹木全無,到了接近山頂時,才看到遍山長滿了松樹。接著,6公里過陡石崖,再6公里到大官市。自此開始,路往下走,17公里到下平場子。這是整個滇緬公路修的最好的一段。

滇緬公路通過保山市區的路段

  我的出發比曾教授晚一些。其實也是9點離開房間的,因為正好趕上數位住客都在退房,多用了些時間。一邊兒排隊,一邊兒胡思亂想——應該做個環球統計,有多少國家入住時,除了交房費,還得交押金,退房時必須仔細檢查,確認房間沒有遭到破壞,才能把押金還給你。據我親身經歷,有些國家只需在入住時交房費,走的時候,把鑰匙擱在前臺就行了,既沒有押金,更沒有查房。彼此之間充滿了信任。當然,也確實有些客人不太懂得自重,在某旅館的電梯里,聽到這樣一句話:這破旅館,真貴,走時一定要把房間恢復成毛坯房。

  似乎旅館對客人的防備心,與星級呈反比。越是普通的旅館,查房越仔細,如果入住高級的旅館,比如5星級的,就順暢的多。當然,得是真正的5星級。而不是所謂的準5星。中國對旅館的評級,是在旅館開業1年之后,進行評定,從1星開始,最高是5星,5星里分成2等,一個是5星,一個是白金5星。也就是說,最高星級是白金5星。評定出來的結果,有效期5年。開業1年以內的旅館,可以申請預備星級。至于有人津津樂道的7星級,不過是個商業噱頭。不過,這次我只有1個人,住高級旅館實在太奢侈了,就是睡個覺而已,干凈且安靜的普通旅館就行了,沒必要多花錢。如果是家庭旅游,就不同了。做為男人,有義務盡可能讓家人感到舒適。不光是人,自然界里的很多動物都是如此,這是雄性動物的基本職責。

剛出保山市區,公路立刻恢復原貌。

  出市區,路立刻變窄。縱觀整個保山壩子,村莊比較密集,至少沿著320國道,幾乎是一個連著一個。臨路邊的房子,緊靠公路而建,想找個安全的停車地方,下車拍張照片,都十分困難。當地車輛全部就地而停,占用了一部分國道。也許村莊里的人們,認為公路占用了他們的家園,而這塊地是自古以來他們的家園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過,由于路面不潔,過往車輛帶起的滾滾塵土,確實污染了他們的家園。遠遠望過去,公路上硝煙四起,仿佛戰爭再次打響。

  出市區3公里,見到路口處有個牌子,左轉是漢營。于是跑去看。原來,諸葛亮帶軍隊南征時,有些軍隊留守在這一帶,故稱漢營或諸葛營。至于這個傳說的真偽,不好分辨,因為有資料說這一帶早就有漢人居住了。不過,漢營這一帶的田園風光倒是不錯,寂靜的農田間,散落著些農舍,眼前是一馬平川的保山壩子,遠處是昨天剛剛走過山巒,那里面,就有瀾滄江。保山機場也在附近,據說以前曾叫諸葛營機場。機場的名稱大都出自所在地的地名,比如北京的首都國際機場,以前叫天竺機場。

站在諸葛營眺望保山市區。

保山市區西南3公里處,據說是諸葛亮屯兵的地方。

這些農戶的祖先,真是跟隨著蜀軍,從內地來到了滇西?

不管怎么說,農田與屋舍的搭配確實好看。

 

  回到320國道繼續走,沒多遠,又看見一個文保碑,趕緊停車,依舊跟諸葛亮有關,叫諸葛堰。據說是諸葛亮為了解決軍隊馬匹的飲水問題,在此修建了一個蓄水池,也叫“洗馬池”。

緊靠著公路的諸葛堰,這是三國時期修建的蓄水池,也叫“洗馬池”。

  剛離開下關時,就曾遇到與諸葛亮有關的遺跡,現在又遇到,真如小說里提到的,諸葛亮南征,七擒孟獲,從而平定了西南。事實上,七擒孟獲是杜撰的,能擒獲一次就不錯了,那有那么多工夫玩老鷹抓小雞的游戲?

  而且,諸葛亮走后不久,西南各部就陸續發生了叛亂,并不像小說里說的“平定”。其實這種事兒也好理解,所謂安定與否,取決于你的實力。實力夠強,小的部落、小的國們,自然主動投靠。漢朝與唐朝,都曾希望把西域劃入自己的勢力范圍,也都一定程度地實現了,但很快又都煙消云散了。因為實力下降了,人心就散了。靠武力統治很難長治久安,不如實施攻心之術,相比之下,清朝的康熙與乾隆,在這方面技高一籌,他們的“懷柔”之策頗為有效,看看雍和宮里的那篇《喇嘛說》吧,帝王的心思真是深如大海。

  人們似乎一直很贊美諸葛亮,認為他是智慧的象征,可我覺得,他不過是個心思深如大海的政客。人們希望社會安定、安居樂業,實現的基礎是制度,而不應該是某個人,把幸福與希望,寄托在某個人身上,是中國自古以來的最大弊端。我始終不喜歡《三國演義》,太狡詐、太謀略了。一天到晚勾心斗角、爾虞我詐,這就是快樂人生?中國人已經非常聰明了,非常善于鉆各種“空子”,就別再學三國了,需要學的是如何守規矩,如何老老實實做人。

再往前,村中愈加密集。

在這種公路上行車,速度很慢。

每次想停車拍照,都得左尋右找,頗為不易。

  8公里之后,保山壩子過去了,前面出現山。由此開始一路上坡,坡道較陡,12.7公里到大官市,這個數字,只比曾教授的記錄多出700米。此處海拔1930米,比保山壩子的1660米,高出270米。爬山過程中,有數個彎道處較為開闊,欣賞壩子的全景頗為不錯。

8公里后開始爬山,站在高處眺望,景色不錯,遠處的山,就是昨天走的瀾滄江峽谷。

保山壩子,是云南最大的壩子之一。

在比較高的地方,公路兩旁樹木還算不錯。

  過了大官市,出現一個路口,右邊是320國道,左邊是229省道,229省道是去施甸縣的路,但從這個路口到水長鄉之間有18公里,是昔日的滇緬公路。于是,我駕車左轉,下一次再見到320國道,是距離龍陵縣17公里的時候。

山頂處有個村子,叫大官市。

剛過大官市,滇緬公路與320國道分道揚鑣。

  進入229省道,一路下坡。這是一條很美的路。兩側山坡上,長滿了松樹,非常茂密,而且越走越密,公路在林間穿越,滿目翠綠,再加上車輛稀少——這段路上只遇到了1輛車,給人一種賞心悅目之感,全身倍感輕松,心情倍感愉悅。而這山面向保山壩子那一面,則樹木稀少,只有草叢和灌木。據說是因為多年來的不斷砍伐,人們蓋房子、做飯,都得需要木材。

從大官市到水長鄉,這段滇緬公路叫229省道。

這段229省道景色優美。

兩側山坡上有很多松樹。

如果長滿松樹的山就叫松山的話,滇西的松山真是太多了。

  坡度較緩的地方,大都開成了梯田。下山途中,見到一個村莊,叫小官市。與山頂上的大官市遙相呼應。村莊處于一片梯田當中,特別有層次感。

路旁有幾個村莊,田野、農舍與松山相配,很好看。

229省道是去施甸縣城的,從707開始,滇緬公路將變成191縣道,紅旗橋旁邊就是惠通橋。

靠近村莊的地方,大樹不多。

腳下,出現一個鎮子,它是水長鄉。

  持續下坡16公里,海拔高度從1930米下降到1575米時,進入一個壩子,再走1公里,出現一個村莊。路邊有個醒目的標識,上書“七零七”。意思是說,滇緬公路從昆明出發,到這兒是707公里。滇緬公路修通后,沿途有些地名采用公里數標注,現在能看見的,除了“七零七”,還有個“八零八”。從保山開始,抗戰遺跡保護至今的,明顯多了起來,尤其是施甸縣與龍陵縣境內。有些房屋上,甚至保存著當時的標語。

接近水長鄉時,路旁有個“七零七”紀念標,滇緬公路從昆明到這兒,是707公里。

這一帶的屋舍上,有些還保留著抗戰時期的標語。

«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全文瀏覽
本車相關
内蒙古时时彩宗和图组